2020 官网升级中!现在您访问官网的浏览器设备分辨率宽度低于1280px
请使用高分辨率宽度访问。

明星姓名抢注,每一根毛发都不容易

发布日期:2020/08/07

截至2020年7月28日,涉及毛不易的商标申请有44件,其中毛不易所属公司的申请只有14件。

来源:商标局

这批毛不易相关的商标申请,涉及16个申请人,商品类别从方便面到厨具全面覆盖,其中16件认定无效,20件等待实质审查。由于商标网的前包含查询算法,有一些并非完全一致的商标申请,譬如“毛不易掉”牙刷,也落入射程范围。

就毛不易姓名的商标抢注问题,@巨星毛不易工作室在7月22日作出了官方回应。

明星姓名遭抢注其实也不算什么大新闻了,杨幂、黄渤和周冬雨都曾经无效过各自姓名的商标抢注。关于商标抢注的争议,如果有足够证据表明,相关公众会误以为该商标经过了该自然人的许可,通常就会认定为损害了姓名权。

也有粉丝表示,因为毛不易并不是她家爱豆的本名,所以有点担心姓名权不受保护。但是法律上讲,姓名权不仅限于户籍姓名,它的光环还能罩到艺名、译名甚至绰号。以毛不易这个艺名的知名度看来,用来防御抢注,绰绰有余。

我们今天就来康康,当名人姓名遭到抢注,当商标权车上了在先姓名权,会发生怎样的事故?

乔丹商标vs 迈克尔·乔丹

围绕乔丹的商标争议有很多,而且具体案情都挺复杂,我们单独拿出这一案来分享,因为比较带感。

关于下面“乔丹文字+剪影人像组合”这个商标,商评委最初认为,“乔丹”为英美普通姓氏,与Michael Jordan中文译名“迈克尔·乔丹”不一样,于是裁定维持原商标。

在篮球场上以记仇著称的乔丹,到了维权战场也是一如既往无畏无惧,反手就将商评委告上了法院……

然而一审结果,也是维持原判,法院补充指出,商标的人体形象尚不足以让公众认为那就是乔丹。乔丹当然也不服,于是案件走到最高人民法院……

(律师庭辩称,乔丹意为“南方之草木”,logo拿的是乒乓球拍,妥妥的民族品牌)

最高院再审时则认为,相关文字“乔丹”在我国已经明确指向Michael Jordan,商标损害了乔丹先生的在先姓名权。但是,标识所对应的动作本身,并未包含乔丹个人特征,其他自然人也可作出相同动作。

结果:原判决撤销。

季工坊vs 季克良

茅台酒厂提出争议,认为“季工坊”商标与茅台董事长“季克良”姓名构成近似。商评委一看,这俩名字也差太远了吧,怎么就近似了?然后,茅台诉到法院。

法院的大意就是,姓名权,是包含绰号的。季克良人称“茅台教父”,在担任茅台总工程师期间,一直被业内尊称为“季工”,且这个称号已经在33类酒精饮料行业形成了唯一对应关系,行业内相关公众容易误以为季工坊的酒是经过季工品鉴的,因此构成对季克良姓名权的损害。

柏莉咖啡Pele Coffee vs 贝利 Pele

说实话,球王贝利杠上广州一家咖啡馆,这个事情本身都有点魔性。商评委认为,贝利的知名度主要在体育领域,与咖啡馆领域相距甚远,该商标很难让相关公众联想起球王贝利。

贝利也如法炮制,起诉至法院,强调“Pele”一词的特殊性(连英文字典都查不到哦),百度搜索结果都是指向贝利先生,然后贝利又是来自全球最大的咖啡出产国巴西,与咖啡有天然的联系。贝利和咖啡馆的联系,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法院认为,我国消费者一般仅认识“贝利”而非Pele,而且商标显著识别部分为中文“柏莉咖啡”,不会导致中国消费者产生混淆。

 

每一根毛发都不容易

名人姓名(尤其是中国名人)被抢注,解决起来其实并不难,反而毛不易走红本身,是真心不容易。

第一季《明日之子》其实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当时火的是吴亦凡的《中国有嘻哈》),从这节目里走出来且站得住的,可能就只有毛不易一个了。从操作上看,公司仿佛给他设定了个流量偶像的路线(流媒体时代的共通点),但他身上其实并不带有欧美或者日韩偶像的痕迹。

路人眼中的毛不易,其实没有所谓的“明星相“。但是毛老师有自己的闪光点——他有原创作品。他的歌不炸场,更谈不上国际范儿,但他的作品感情传达得很精准,而且词曲结合度很高。

现在的流行乐坛,看着是热闹,但是多少有点千篇一律。毛毛某种意义上填补了这一部分的空缺。毕竟,作为歌手,这应该是立身之本。

收,上知识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7〕2号)

第二十条当事人主张诉争商标损害其姓名权,如果相关公众认为该商标标志指代了该自然人,容易认为标记有该商标的商品系经过该自然人许可或者与该自然人存在特定联系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商标损害了该自然人的姓名权。

相关文章

关注微信公众号及微信商城了解更多内容!

立即扫描二维码关注